bet365体育在线 投注 您的位置: 首页 > bet365体育在线 投注 > 正文

普京发表国情咨文:铺垫一个没有自己的“普京式的俄罗斯”

2019-04-19 点击:

向俄罗斯联邦会议发表 国情咨文 ,全文绝大篇幅集中国内问题,备受西方媒体所关注的中程导弹争议,其实只是国情咨文的小插曲。

在民望大跌的局势中,普京未来似乎将会集中注意力解决国内问题,而非再像过去数年一般的积极参与国际事务。

普京自1999年以来一直担任 俄罗斯 政府的第一把手(无论是以 总统 身分,还是总理身分),其民望至今仍有在60%上下徘徊,已属难得。然而,相较于他2015年近90%的民望,如今确有普京江河日下之感。

增加退休年龄争议,为普京敲响警号

俄国民众自去年起,在俄国插手 乌克兰 、叙利亚等地区数载之后,对于普京对外频频出招的做法,已有所不满,希望普京能多加关注国内政务。在乌克兰克里米亚局势渐稳、 叙利亚 巴沙尔政府军胜利可期之下,普京亦逐渐回首国内。

去年9月,眼前俄国劳动人口减少的问题(在2017年内就减少了近100万),普京签署增高退休年龄的法案,将男女退休年龄分别由60及55岁,提高至65及60岁,希望保住俄国的劳动力。

此举却惹来民众强烈反弹,认为他们退得休来,也没有命享:虽然俄罗斯今日的人均寿命为73岁,不过这却是过去数年的增长;在2000年之时,人均寿命只得65岁,而男性稍低于60岁。由此可见,普通民众对其寿命的预期大均只有60余岁,将退休年龄提高到60之后,可想而知民众有多不满。

在退休年龄提高之后,普京民望急近下滑,由之前的约75%,跌至60%左右,而民众对普京的信任度也由2017年底的59%,跌至今日的约33%。

退休年龄争议的后遗,可算是为普京的管治敲响警号。

俄罗斯政制,全在一个“信”字?

是次国情咨文发表之前,却正遇上俄罗斯外汇储备首次超越其公私外汇负债之时,刚好成了普京内务转向的良好预兆。

在国情咨文中,普京一开首点明其施政核心并承认错误:“俄国今日是有强大外交、经济、防卫潜力的强国。不过,从最重要的保证生活水平、人民福祉的层面看来,我们很明显并未达到所需程度。”

相较为 美国 总统特朗普“万事皆好”的一贯口吻,普京对其人民也可算是真诚有嘉,难怪普京智囊苏尔科夫会指俄罗斯政体,所不同于西方民主之处,正在于其基础是“人民对统治者的信任”。

在苏尔科夫所设想的俄罗斯政体中,政府一切机关皆为人民与统治者的沟通服务。普京此刻顺应民意的内务转向,也可算是为巩固这种政治传统迈出了一步。

顺应民情,却不屈从民意

然而,普京却没有民粹式的向民意屈服,诸如撤回退休年龄改革等。

取而代之的是,他为对俄长远发展最为重要的人口问题,提出了一系列的措施,包括派钱奖励生育、对多子女家庭提供房贷优惠、改善儿科诊所服务,改善托儿服务以鼓励在职女性生育、改善整体医疗质素、改善市区环境及设施等,并将致力在10年内将人均寿命提高至80岁以上。

另外,普京也为其在提高生产力、推动科技发展、改善乡村教育医疗、加强与中国一带一路倡议的合作等,花费重大篇幅详述。

普京虽有指责美国退出《中程导弹协议》(INF)的举措,又警告美国不要在欧洲部署导弹,然而这些国际争端只属旁枝末节,可见普京内务转向之热切。

“顺应民情,却不屈从民意”可谓普京国情咨文的核心精神。这种精神也体现了苏尔科夫对统治者的期许──“老练、高深却没有恶意”。

没有普京的俄罗斯?

不过,俄国未来的长远挑战却是要如何维系一个没有普京的俄国。

普京,如今几乎是俄国政府的代名词。俄国人民即使对生活何等不满,似乎也难以想象没有普京的俄国将是何等景象。然而,普京亦是凡人,终有离场一日,今日他也许能演好了“哲学家王”的角色,他去后却又如何?

苏尔科夫在本月初的一篇题为《普京的长久国度》的政治理论文章中,就提供了解答:人民要信任的,不是普京本人,不是西方民主体制下的政府,更不是一个圣人般的统治者,而是一个实行普京主义式管治的俄罗斯政府。

然而,这套政治理念在未来能否实现,也要看普京接下来几年能否化普京的个人为普京主义的代表。


新闻排行